四大自由公園(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 ── 38年陳釀手稿

  以前念書的時候,教授常常說:「你看一個學校的主要軸線盡頭擺什麼,就知道它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像台大的椰林大道盡頭就是總圖書館,有的學校呢,就放一個福利社(飲食/購物區)。」我想城市也是如此,你看它如何利用一個美麗河道中的小島,就知道它的整體面貌,有的城市蓋上一座美麗的聖母院,有的就是放任它當個逢雨必淹的爛菜園;紐約,則是獻給市民一座靜謐遙想的四大自由公園。

  羅斯福島(Roosevelt Island)座落在紐約的心臟地帶,像東河上一艘優雅待發的艦艇。1973年,紐約市委託路易斯.康(Louis Isadore Kahn),將羅斯福島南端4英畝地,設計成紀念小羅斯福總統1941年「人權之四大自由」演說的主題公園。

  路易斯.康是個偉大的建築師,建築系沒有人不喜歡他的,他曾說:「太陽從來不知道它的偉大,直到擊中建築的一角。(The sun never knew how great it was until it struck the side of a building.)」,在我們看來,就是直接把建築師地位提升到太陽的上面,如果建築師可以有神殿,牆壁上的浮雕就會是建築師坐在戰車上,前面有四個太陽神在拉車。

  然而這個設計案是個悲傷的故事,高齡73歲的康接案後幾個月,就因心臟病發倒臥紐約賓州車站死亡,現場沒有人認識這位當代建築大師,他的遺體被當作無名屍處理,四天後才由家屬領回。遺體旁的公事包裡,是這個公園的設計手稿。

Louis I. Kahn手稿 01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and the Pennsylvania Historical and Museum Commission)
Louis I. Kahn手稿 01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and the Pennsylvania Historical and Museum Commission)
Louis I. Kahn手稿 02(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and the Pennsylvania Historical and Museum Commission)
Louis I. Kahn手稿 02(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and the Pennsylvania Historical and Museum Commission)

  本案因為康的辭世和紐約財務狀況吃緊,延宕至2010年才重啟建築,直至2012年10月完工啟用,38年陳釀手稿總算付諸實現。

四大自由公園(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
四大自由公園(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

  從公園入口進到基地西側,便可以看到最近最清楚的曼哈頓東側天際線,尤其是聯合國總部大樓。

四大自由公園(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
四大自由公園(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

  經過康的刻名步上台階後,清楚的軸線和4排共120株椴樹,引領你的視線集中在終點的小羅斯福頭像,那是雕塑家Jo Davidson的傑作,兩側及後方的白牆上,鐫刻著「四大自由」演說引文,關於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和免於恐懼的自由。

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_08
Louis Kahn at 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

  穿過白牆,進到公園最南端的空間,這是一個冥想的「房間」,從我們的角度也許還沒有那麼明顯,但若從鳥瞰圖上看這個空間,真的就是一個清楚乾淨的小房間,望著聯合國、望著1941年烽火連天的歐洲大陸。康說:「我認為紀念碑應該是一個房間和庭園,沒別的了。為什麼?因為我選擇它們為出發點:庭園是一種本質,自然受控制下的本質;而房間,是建築的基礎,是個人的延伸。(I had this thought that a memorial should be a room and a garden. That’s all I had. Why did I want a room and a garden? I just chose it to be the point of departure. The garden is somehow a personal nature, a personal kind of control of nature. And the room was the beginning of architecture. I had this sense, you see, and the room wasn’t just architecture, but was an extension of self.)」

  也許康想說的是,正如建築理應帶有房間,四大自由應是人生而擁有的。

鳥瞰「房間」。
鳥瞰「房間」。
四大自由公園(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
四大自由公園(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