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纪念园区 ── 缺席的天际线与凝固的记忆

如果不算上人类登陆月球这件许多人半信半疑的事件,911事件应该就是人类史上、非战争时期最广为人知的事件了,更不用说这可是千真万确发生在几万人眼前的。
911事件发生在2001年,遗址共16英亩,一半拿来重建新大楼和交通转运站,另一半规划为911纪念园区(National September 11 Memorial & Museum),2003年举办重建竞图,参赛作品必须包含五项元素:
1. 标明在911和1993年2月26日WTC爆炸案两起事件中每个受难者。
2. 安静的缅怀区。
3. 家属/挚爱(loved ones)区。
4. 无法辨识的受难者安息地。
5. 显露原世贸高楼的痕迹。
入围的八个设计模型是这样:

入围01 设计者:Norman Lee and Michael Lewis 主题:Votives in Suspension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1 设计者:Norman Lee and Michael Lewis 主题:Votives in Suspension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2 设计者:Joseph Karadin and Hsin-Yi Wu 主题:Suspending Memory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2 设计者:Joseph Karadin and Hsin-Yi Wu 主题:Suspending Memory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3 设计者:Bradley Campbell]and Matthias Neumann 主题:Lower Waters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3 设计者:Bradley Campbell]and Matthias Neumann 主题:Lower Waters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4 设计者:Pierre David, Sean Corriel, and Jessica Kmetovic 主题:Garden of Lights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4 设计者:Pierre David, Sean Corriel, and Jessica Kmetovic 主题:Garden of Lights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5 设计者:Gisela Baurmann, Sawad Brooks and Jonas Coersmeier 主题:Passages of Light : Memorial Cloud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5 设计者:Gisela Baurmann, Sawad Brooks and Jonas Coersmeier 主题:Passages of Light : Memorial Cloud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6 设计者:Toshio Sasaki 主题:Inversion of Light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6 设计者:Toshio Sasaki 主题:Inversion of Light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7 设计者:Brian Strawn and Karla Sierralta 主题:Dual Memory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7 设计者:Brian Strawn and Karla Sierralta 主题:Dual Memory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8/最终优胜者 设计者:Michael Arad and Peter Walker 主题:Reflecting Absence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入围08/最终优胜者 设计者:Michael Arad and Peter Walker 主题:Reflecting Absence (图片引用自主办单位网站:wtcsitememorial.org)

其实这八个作品看起来都还好而已,当时入围作品公布之后,社会上对于它们的乏善可陈也是一片失望和挞伐,我唯一可以看得出来的,是Arad的设计明显是八个入围作品中,地上量体最小的,而且他最终定案的版本的量体,比竞图案中又小了一倍,也许主办单位对于把一切藏在地底下感觉到莫名的安全感,毕竟当水岸第一排有水岸第一排的苦恼,这是身处曼哈顿内陆的帝国大厦和克莱斯勒大楼无法体会的。

事实上最后,也就是目前完工启用的情况,展览馆的部分可以说是整个在地面下的,地面上露出的只是一个入口。这个入口是由挪威事务所Snøhetta设计,理念大致是说:
「借着其低矮和水平的造型,作为两个世界──纪念碑和博物馆、地上和地下、光明与黑暗、集体与个人──的桥梁;倾斜(的线条),反射和透明的表面,鼓励人们走近、触摸、凝视这个建筑」。
「建筑师预料到参观者会有『原始的焦虑(primal anxieties,就像婴儿第一次离开父母时的感受)』而设计的银色折纸般的展览馆(入口)」类此云云。

纪念馆入口。
纪念馆入口。

我的感觉是:「又一个北欧建筑师把长方体扭一扭,再东削西挖一番就交差的设计。」这个建筑无论是白天或夜晚,都无法让我感受到缅怀或哀伤,更别说什么原始的焦虑,倒是玻璃上要是贴个PRADA的金色铜字招牌,我觉得在适切不过了。
地下的展览空间本身没什么太特别,反正展览品就已经够令人震撼的了:断垣残壁的空间、扭曲的钢条、变形的消防车等等,当然还有目击者的陈述访谈影片,以及事发当时各种角度的记录──两栋高楼轰的一声就烟消云散的画面;这些影片和遗迹,无论你是前从别的地方看过多少次,现场再看到还是会倒抽几口气。

扭曲变形的消防车。
扭曲变形的消防车。
说这面墙的蓝瓷砖是事发当天的天空颜色,我是觉得有点牵强和敷衍。
说这面墙的蓝瓷砖是事发当天的天空颜色,我是觉得有点牵强和敷衍。

走出纪念馆,广场上种满沼泽白橡树,惟有一棵与众不同,那是原世贸中心倒塌后,唯一存活的一棵树,因此称为「幸存树」;秋天的时候,当所有白橡树都已翻红,惟有幸存树绿意盎然。

幸存树
幸存树

广场上两个大水池,建在原来的双塔位置,从地面下挖30英呎的水池,周边围绕矮墙,墙上镌刻着罹难者的姓名,许多人熟悉地走到某一个位置感伤缅怀,更多人凝望着瀑布般的水流沉思不语。

30英呎深的水池瀑布
30英呎深的水池瀑布
镌刻着罹难者姓名的矮墙。
镌刻着罹难者姓名的矮墙。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