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A Flight Center ── 商务飞行的华丽开场

五O年代搭飞机,就像现代人结婚一样,是挺烧钱的时髦活动;那时候有钱人被载到机场,行李员就会来帮忙提行李,飞机上吃龙虾抽雪茄,全部座位都是头等舱。

纽约JFK机场原本名为Idlewild Airport,光听名字你就知道旅客不多,既闲置又荒凉;1955年,建筑师埃罗‧沙利南(Eero Saarinen,史称小沙利南)受委托为此机场设计候机室,也就是TWA Flight Center。

小沙利南12岁(1922)那年,就获得全国火柴盒设计比赛冠军──瑞典人到底有多闲?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举办全国火柴盒设计比赛?「恭喜小沙,下次世界大战咱们就用这款火柴盒把德国佬炸到天边去。」──之后,小沙利南在耶鲁大学唸建筑,毕业后进入建筑大师父亲的事务所工作。

接到TWA设计案的时候,小沙利南也已经是美国赫赫有名的建筑大师,他认为是时候从密斯(Ludwig Mies van der Rohe)的极简主义束缚中挣脱出来,用他喜爱的有机建筑理念,佐以雕塑家母亲赋予的空间美学,搭建了一只蓄势待飞的薄壳钢筋混凝土大鸟。

TWA全景

TWA有着一体成形的流线型室内空间,如豪门舞会般的对称大弧梯,提供富绅名流们戏剧性地下楼抵达候机大厅,时刻表、暖气口、柜台甚至是家俱,都可以感受到建筑师细腻高度的用心。

20141011_132916

DSC_3212

DSC_3259

DSC_3266

小沙利南很喜欢这个设计,他在1961年一次现场监工后,写信给妻子说:「TWA真是太赞了,如果这一刻突然有什么事情发生,让工程无法进行而保持现状,它也会变成一座美丽的废墟,像古罗马的卡拉卡拉浴场那样。 (TWA is beginning to look marvelous, if anything happened, and they had to stop work right now and leave it in this state, I think it would make a beautiful ruin, like the Baths of Caracalla.)」

夫人回信呢?倒是没人收藏,当然啦,谁会留着一张写着:「亲爱的,监工费要是少一个子儿,就别回来了。」的纸条呢?

Comments